seeker

日常和防弹 all珍

补了情人节的份,买到了新的打印机

遥远

果珍果
暗恋青春疼痛文字
还是有很多不足 很乱
夹杂着成长的烦恼失败无趣 和
青春期一定会出现的一个无法释怀的人
请给评论

早上的时候田柾国久违的接到了接到朴智旻的消息 距离他们高中毕业已经好多年了,趁着寒假说什么也得聚一聚。

田柾国对着衣柜里的衣服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来自己最多的衣服还是卫衣和短袖啊。黑灰蓝,不能更暗沉了。

就像我本人一样平凡无趣,他想。

坐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打了个盹,猛一睁眼居然已经到站了,他惊觉自己睡了一路,飞快地跑下车。一瞬间的地点切换和刚才的加速冲刺让他有点恍惚。

见面地点是旧时高中。视野间的一切都太过清晰了,曾经买过零食的小卖铺,摆满教辅试卷的书店,空旷的校园和熟悉的铁门,这是一个他逃避了很久的地方,有些东西变了

可是还有些东西始终梗在心头。

田柾国昨天晚上又做梦了,很久以来他一直焦虑多梦,睡前总要捏着鼻子喝很大一杯牛奶。他的梦,是他的秘密。光怪陆离的奇奇怪怪的

各式各样的梦。他又梦见那个人了,模糊的脸庞和背影。他梦见他们一直没有分开,关系逐渐发展成恋人,他梦见那个人也喜欢自己,不再是

单向感情了。他们同居,一起挑选长毛绒的地毯和卡通小猪的加湿器。一起往衣帽间摆鞋,田柾国的AJ和滑板鞋占据了大部分的鞋架。那个人噘着嘴思考

良久后拿出一双小牛皮鞋,“柾国儿长大了要开始适应穿皮鞋哦。”他手指朝空中一点,像是霍格沃茨的魔法师,少年的鞋都不见了,取而代

之的是一双双精致的皮鞋和定制西服。

田柾国醒过来了,夜正深到处都是浓郁的漆黑,他睁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空气 “我不喜欢皮鞋的。”他说。

朴智旻穿黑色的衬衫,光折射从他银白色的耳钉上折射到田柾国眼睛里。金泰亨带着颜色奇怪的领带,脱去一身年少稚气,却还是眼睛笑

的弯弯的和他招手打招呼。仿佛依旧是曾经的纯真少年。

“我有点嫉妒”田柾国想。

朴智旻大声地讲着高中时候搞笑的事情,田柾国也很开心,他们认识很多年了,一起分享共同的珍贵回忆。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说起了自己的前女友。金泰亨苦恼的分享着自己的极品前女友故事,朴智旻捂着嘴狂笑。

田柾国也笑了,这么多年他依旧单身,连一次恋爱也没谈过。

“你们记不记得金硕珍?我们两个以前住一个小区来着。”朴智旻提起了意外的话题。

田柾国一怔,这个名字总是让她格外敏感。

“嗯嗯,记得。”金泰亨点头

“我还喜欢过他来着,当时好像是一起在院里打篮球,隔壁谁谁家的小妹妹正在闹别扭,金硕珍就把纸团放在手心变魔术逗她玩。我还有点

嫉妒呢。”朴智旻慷慨的分享着自己的暗恋趣事。

田柾国不明白为什么他能讲的如此云淡风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连他的名字金硕珍三个字都无法说出口。或许是看得太重了。

田喜欢金硕珍很多年了,他仍然记得第一次遇见金硕珍,在学校的画室里,洁白的石膏像堆在一起,墙上挂满了黑白素描,木质的地板上散落

着无数铅笔屑,在无数木质画架之后安静的坐着画画的金硕珍。

田柾国站在他身后,看他不停地在画纸上排线条,偶尔用可塑橡皮修一下细节。大卫的石膏像在他的纸上被赋予柔和的线条,灵巧细长的手指

上全是铅。明明只有黑白灰,却不漏一点光影细节。

金硕珍发现他在身后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放下铅笔试图摘下耳机和田柾国说话,可是无奈手太脏了,只好麻烦田柾国帮忙。

三年级的金硕珍和一年级的田柾国。

市重点高中更重视文化课,选择当美术生的人并不多,画室经常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这里可以算是田柾国的个人休息室了,他经常买

一堆零食窝在靠背椅上看画册。

金硕珍去的频率也很高,他偶尔会帮田柾国改改画,教他一些小技巧,但更多时刻他们窝在一起用手机看电影,或者是闲聊瞎侃。

奇怪的是,只要一出画室,他们的气氛就会尴尬无比。田柾国觉得这主要是自己的原因,看到他总会不自觉的害羞起来,甚至路过打声招呼都

有点不自在,也未免太难堪了。田柾国觉得自己平时人际交往能力还是不错的,虽然朋友不多,但是他的同学们应该也没几个讨厌他的。可是

面对金硕珍,他说话前总是要思考很多,偶尔也会支支吾吾,金硕珍总会笑笑然后不留痕迹的换一个话题。

要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很难说出口的,你会顾虑自卑,会患得患失,会害怕自己多的快要溢出去的感情被对方发现,从此连朋友都做不成。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 金硕珍只在开学的时候呆了几天。他到画室收拾要带走的东西,恰巧碰到田柾国在画室。

“学长!你来啦!”暑假明明只有三个月,想你的时候却又上千次,田柾国已经迫不及待见到他了

“柾国,我今年高三要出去集训啦,你以后一个人好好努力哟!”田柾国不知道金硕珍为什么东西那么少。

再多收拾一会儿不行吗,我攒了一暑假好玩的事儿要跟你讲呢。

他看见金硕珍提着颜料盒跟他挥挥手然后走掉了,他心里叫嚣着 告白啊田柾国,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不管怎样去告白吧。

去吧,田柾国。

“金硕珍!!!我。。。我超喜欢你的画!你一定会考上美院的!”

这是田柾国对金硕珍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走廊上,金硕珍笑着跟他说“拜拜”

“咱们学校不少人喜欢他吧。”“那当然咯,光咱班就好几个呢。”

“他毕业之后去哪了?”金泰亨问。“我有加他朋友圈,他好像考上美院了,最近还找了个音乐系的男朋友。”朴智旻拿着手机翻金硕珍朋友

圈,给金泰亨和田柾国看金硕珍最近发的照片。

是海,沙滩,薄荷绿头发的男孩和他。冬天看海,该有多浪漫啊。

这张照片田柾国看过,毕业很久之后在他终于加了金硕珍的联系方式。那个存放了很久的联系方式,夹在画册里,一直摆在书柜里。田柾国偶尔会

望着它出神。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加?他怕打扰对方的生活,怕自己沉寂了很久的心,死灰复燃。

这么多年过去了,田柾国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他曾经也喜欢上可爱的女生,也曾为一段感情在深夜里反复听歌。

但那感觉始终没有独自喜欢金硕珍时来的鲜明,深刻,长久。

发过去的申请,瞬间就被回复了。他颤抖的在输入栏打字“学长您还记得我吗?我是。。。。”

删了又改怎样都觉得不妥,不合适,是不是对方早就忘了自己,毕竟也只在一起待过半年。

在田柾国印象里,金硕珍始终是那个穿白色马里奥短袖的学长,在梦里也是。

田柾国翻金硕珍的相册,试图窥探一下对方的生活。金硕珍过得很好,经常会分享一下雕塑系的课堂作业,学校的风景和很多好吃的。

偶尔也会发一些自拍照,“他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变化,但是却又变了很多”田柾国想“我还爱他吗?”

他想起金硕珍毕业后他的高二,偶尔一个人在画室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他过得好吗?考上美院了吗?会想起我吗?甚至是他的软噗噗的头发长长

多少了?换发型了吗?大学军训有没有被晒黑?之类的,像个变态一样。

他翻到尽自己可见,里面尽数是“天天想你”“突然好想你”“你过得好不好”之类的骚话。尽管多年后看起来非主流,但哪句不是思念到深处一字一句写下的呢?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田柾国和金泰亨朴智旻告别后,独自向公交车站走去。

落日的颜色覆盖在街道上,倾撒下来的孤独让田柾国有点喘不过气,他眯着眼睛,很受不了阳光,即使是夕阳。

不清楚这样已经多久了,在家也更喜欢拉上窗帘。总被妈妈骂没出息,活的不分日夜。

他伸出手搓搓脸,没有戴围巾的习惯,出门也忘记戴口罩了。冬日的风总是这样不留情面,冻得他鼻头通红,脸颊冰凉。

街上只有几个老年人缓缓地走动,孤独仿佛笼罩着每一个人,尤其是田柾国。

这几年他偶尔也会路过这片地方,毕竟是同一个城市。每次路过他都会想起金硕珍哪次对他说“我好像在路上看到你了。”

每次走过,他都会胡思乱想,他会不会再次看到我了呢?

但是这么多年,他们却始终没再相遇。

如果我当初说喜欢你,你也会喜欢我吗?

有人说过梦反映着人类的潜意识

田柾国可太经常做梦了,就连打盹也有可能做梦。

争执,离家出走,自杀,悲伤情绪占据了他梦里的大多数。

但是他也会做到喜欢的梦,比如看了哈利波特之后的几个晚上都会梦见自己掏出魔杖大喊呼神护卫。

田柾国总是梦见金硕珍,尽管自己已经大三,距离那遥远的高一已经5年了。他忍不住感叹“唉,自己原来这么长情的吗”这可不像他,他从喜欢美

术到喜欢吉他再到摄影什么之类的已经换了无数。

他梦见自己变成穿短裙的高中小女生,扑进金硕珍怀里。梦见自己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发现金硕珍也喜欢自己。梦见他如愿考上美院和金硕珍一起画画。

可这一切都是梦啊,早晨会来临,现实会来临。他不是金硕珍怀里的女孩,没有考上美院,金硕珍也并不喜欢他。

刺眼的白光还是会从窗帘缝里透过来,太令人讨厌了,白天。

田柾国用胳膊遮住眼睛,想哭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田柾国陷入这种循环。吸烟,自残,都无法帮他。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无论做什么也无法填满胸口的空虚,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吸收了所有感情。

他不想去面对一切,不想睁开眼睛。

“要是我直接消失就好了”田柾国每天都这样想。

清醒令人难过,田柾国试图用睡觉去解决一切,让自己呆在梦里肯定会好一些。可是过度睡眠哪有什么好的,昏昏沉沉。灵魂好像是半透明一般,

一切都陷入令人窒息的混沌中。梦里全都是纠结争执矛盾,无法安心睡去也无法醒来。

但是所有人都看着你,你不能死,你得活着,田柾国。

大学开学的时候,他去了。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校园,一切都鲜活明亮,开学的各种活动让他实在忙不过来。就是如此简单,被逼着做很多事情,被逼

交往,不得不笑。

算是好起来了吧。

只是一旦生活变得空白,孤独又会再度侵蚀他。只是金硕珍所占的成分越来越少了。

田柾国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放下大部分了,金硕珍现在和以后只会是曾经那个白衣少年留在记忆里,是喜欢过的人。








微博 @letharg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