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ker

日常和防弹 all珍

补了情人节的份,买到了新的打印机

遥远

果珍果
暗恋青春疼痛文字
还是有很多不足 很乱
夹杂着成长的烦恼失败无趣 和
青春期一定会出现的一个无法释怀的人
请给评论

早上的时候田柾国久违的接到了接到朴智旻的消息 距离他们高中毕业已经好多年了,趁着寒假说什么也得聚一聚。

田柾国对着衣柜里的衣服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来自己最多的衣服还是卫衣和短袖啊。黑灰蓝,不能更暗沉了。

就像我本人一样平凡无趣,他想。

坐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打了个盹,猛一睁眼居然已经到站了,他惊觉自己睡了一路,飞快地跑下车。一瞬间的地点切换和刚才的加速冲刺让他有点恍惚。

见面地点是旧时高中。视野间的一切都太过清晰了,曾经买过零食的小卖铺,摆满教辅试卷的书店,空旷的校园和熟悉的铁门,这是一个他逃避了很久的地方,有些东西变了

可是还有些东西始终梗在心头。

田柾国昨天晚上又做梦了,很久以来他一直焦虑多梦,睡前总要捏着鼻子喝很大一杯牛奶。他的梦,是他的秘密。光怪陆离的奇奇怪怪的

各式各样的梦。他又梦见那个人了,模糊的脸庞和背影。他梦见他们一直没有分开,关系逐渐发展成恋人,他梦见那个人也喜欢自己,不再是

单向感情了。他们同居,一起挑选长毛绒的地毯和卡通小猪的加湿器。一起往衣帽间摆鞋,田柾国的AJ和滑板鞋占据了大部分的鞋架。那个人噘着嘴思考

良久后拿出一双小牛皮鞋,“柾国儿长大了要开始适应穿皮鞋哦。”他手指朝空中一点,像是霍格沃茨的魔法师,少年的鞋都不见了,取而代

之的是一双双精致的皮鞋和定制西服。

田柾国醒过来了,夜正深到处都是浓郁的漆黑,他睁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空气 “我不喜欢皮鞋的。”他说。

朴智旻穿黑色的衬衫,光折射从他银白色的耳钉上折射到田柾国眼睛里。金泰亨带着颜色奇怪的领带,脱去一身年少稚气,却还是眼睛笑

的弯弯的和他招手打招呼。仿佛依旧是曾经的纯真少年。

“我有点嫉妒”田柾国想。

朴智旻大声地讲着高中时候搞笑的事情,田柾国也很开心,他们认识很多年了,一起分享共同的珍贵回忆。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说起了自己的前女友。金泰亨苦恼的分享着自己的极品前女友故事,朴智旻捂着嘴狂笑。

田柾国也笑了,这么多年他依旧单身,连一次恋爱也没谈过。

“你们记不记得金硕珍?我们两个以前住一个小区来着。”朴智旻提起了意外的话题。

田柾国一怔,这个名字总是让她格外敏感。

“嗯嗯,记得。”金泰亨点头

“我还喜欢过他来着,当时好像是一起在院里打篮球,隔壁谁谁家的小妹妹正在闹别扭,金硕珍就把纸团放在手心变魔术逗她玩。我还有点

嫉妒呢。”朴智旻慷慨的分享着自己的暗恋趣事。

田柾国不明白为什么他能讲的如此云淡风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连他的名字金硕珍三个字都无法说出口。或许是看得太重了。

田喜欢金硕珍很多年了,他仍然记得第一次遇见金硕珍,在学校的画室里,洁白的石膏像堆在一起,墙上挂满了黑白素描,木质的地板上散落

着无数铅笔屑,在无数木质画架之后安静的坐着画画的金硕珍。

田柾国站在他身后,看他不停地在画纸上排线条,偶尔用可塑橡皮修一下细节。大卫的石膏像在他的纸上被赋予柔和的线条,灵巧细长的手指

上全是铅。明明只有黑白灰,却不漏一点光影细节。

金硕珍发现他在身后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放下铅笔试图摘下耳机和田柾国说话,可是无奈手太脏了,只好麻烦田柾国帮忙。

三年级的金硕珍和一年级的田柾国。

市重点高中更重视文化课,选择当美术生的人并不多,画室经常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这里可以算是田柾国的个人休息室了,他经常买

一堆零食窝在靠背椅上看画册。

金硕珍去的频率也很高,他偶尔会帮田柾国改改画,教他一些小技巧,但更多时刻他们窝在一起用手机看电影,或者是闲聊瞎侃。

奇怪的是,只要一出画室,他们的气氛就会尴尬无比。田柾国觉得这主要是自己的原因,看到他总会不自觉的害羞起来,甚至路过打声招呼都

有点不自在,也未免太难堪了。田柾国觉得自己平时人际交往能力还是不错的,虽然朋友不多,但是他的同学们应该也没几个讨厌他的。可是

面对金硕珍,他说话前总是要思考很多,偶尔也会支支吾吾,金硕珍总会笑笑然后不留痕迹的换一个话题。

要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很难说出口的,你会顾虑自卑,会患得患失,会害怕自己多的快要溢出去的感情被对方发现,从此连朋友都做不成。

高一下学期的时候 金硕珍只在开学的时候呆了几天。他到画室收拾要带走的东西,恰巧碰到田柾国在画室。

“学长!你来啦!”暑假明明只有三个月,想你的时候却又上千次,田柾国已经迫不及待见到他了

“柾国,我今年高三要出去集训啦,你以后一个人好好努力哟!”田柾国不知道金硕珍为什么东西那么少。

再多收拾一会儿不行吗,我攒了一暑假好玩的事儿要跟你讲呢。

他看见金硕珍提着颜料盒跟他挥挥手然后走掉了,他心里叫嚣着 告白啊田柾国,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不管怎样去告白吧。

去吧,田柾国。

“金硕珍!!!我。。。我超喜欢你的画!你一定会考上美院的!”

这是田柾国对金硕珍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走廊上,金硕珍笑着跟他说“拜拜”

“咱们学校不少人喜欢他吧。”“那当然咯,光咱班就好几个呢。”

“他毕业之后去哪了?”金泰亨问。“我有加他朋友圈,他好像考上美院了,最近还找了个音乐系的男朋友。”朴智旻拿着手机翻金硕珍朋友

圈,给金泰亨和田柾国看金硕珍最近发的照片。

是海,沙滩,薄荷绿头发的男孩和他。冬天看海,该有多浪漫啊。

这张照片田柾国看过,毕业很久之后在他终于加了金硕珍的联系方式。那个存放了很久的联系方式,夹在画册里,一直摆在书柜里。田柾国偶尔会

望着它出神。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加?他怕打扰对方的生活,怕自己沉寂了很久的心,死灰复燃。

这么多年过去了,田柾国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他曾经也喜欢上可爱的女生,也曾为一段感情在深夜里反复听歌。

但那感觉始终没有独自喜欢金硕珍时来的鲜明,深刻,长久。

发过去的申请,瞬间就被回复了。他颤抖的在输入栏打字“学长您还记得我吗?我是。。。。”

删了又改怎样都觉得不妥,不合适,是不是对方早就忘了自己,毕竟也只在一起待过半年。

在田柾国印象里,金硕珍始终是那个穿白色马里奥短袖的学长,在梦里也是。

田柾国翻金硕珍的相册,试图窥探一下对方的生活。金硕珍过得很好,经常会分享一下雕塑系的课堂作业,学校的风景和很多好吃的。

偶尔也会发一些自拍照,“他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变化,但是却又变了很多”田柾国想“我还爱他吗?”

他想起金硕珍毕业后他的高二,偶尔一个人在画室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他过得好吗?考上美院了吗?会想起我吗?甚至是他的软噗噗的头发长长

多少了?换发型了吗?大学军训有没有被晒黑?之类的,像个变态一样。

他翻到尽自己可见,里面尽数是“天天想你”“突然好想你”“你过得好不好”之类的骚话。尽管多年后看起来非主流,但哪句不是思念到深处一字一句写下的呢?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田柾国和金泰亨朴智旻告别后,独自向公交车站走去。

落日的颜色覆盖在街道上,倾撒下来的孤独让田柾国有点喘不过气,他眯着眼睛,很受不了阳光,即使是夕阳。

不清楚这样已经多久了,在家也更喜欢拉上窗帘。总被妈妈骂没出息,活的不分日夜。

他伸出手搓搓脸,没有戴围巾的习惯,出门也忘记戴口罩了。冬日的风总是这样不留情面,冻得他鼻头通红,脸颊冰凉。

街上只有几个老年人缓缓地走动,孤独仿佛笼罩着每一个人,尤其是田柾国。

这几年他偶尔也会路过这片地方,毕竟是同一个城市。每次路过他都会想起金硕珍哪次对他说“我好像在路上看到你了。”

每次走过,他都会胡思乱想,他会不会再次看到我了呢?

但是这么多年,他们却始终没再相遇。

如果我当初说喜欢你,你也会喜欢我吗?

有人说过梦反映着人类的潜意识

田柾国可太经常做梦了,就连打盹也有可能做梦。

争执,离家出走,自杀,悲伤情绪占据了他梦里的大多数。

但是他也会做到喜欢的梦,比如看了哈利波特之后的几个晚上都会梦见自己掏出魔杖大喊呼神护卫。

田柾国总是梦见金硕珍,尽管自己已经大三,距离那遥远的高一已经5年了。他忍不住感叹“唉,自己原来这么长情的吗”这可不像他,他从喜欢美

术到喜欢吉他再到摄影什么之类的已经换了无数。

他梦见自己变成穿短裙的高中小女生,扑进金硕珍怀里。梦见自己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发现金硕珍也喜欢自己。梦见他如愿考上美院和金硕珍一起画画。

可这一切都是梦啊,早晨会来临,现实会来临。他不是金硕珍怀里的女孩,没有考上美院,金硕珍也并不喜欢他。

刺眼的白光还是会从窗帘缝里透过来,太令人讨厌了,白天。

田柾国用胳膊遮住眼睛,想哭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

高三毕业那年暑假,田柾国陷入这种循环。吸烟,自残,都无法帮他。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无论做什么也无法填满胸口的空虚,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吸收了所有感情。

他不想去面对一切,不想睁开眼睛。

“要是我直接消失就好了”田柾国每天都这样想。

清醒令人难过,田柾国试图用睡觉去解决一切,让自己呆在梦里肯定会好一些。可是过度睡眠哪有什么好的,昏昏沉沉。灵魂好像是半透明一般,

一切都陷入令人窒息的混沌中。梦里全都是纠结争执矛盾,无法安心睡去也无法醒来。

但是所有人都看着你,你不能死,你得活着,田柾国。

大学开学的时候,他去了。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校园,一切都鲜活明亮,开学的各种活动让他实在忙不过来。就是如此简单,被逼着做很多事情,被逼

交往,不得不笑。

算是好起来了吧。

只是一旦生活变得空白,孤独又会再度侵蚀他。只是金硕珍所占的成分越来越少了。

田柾国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放下大部分了,金硕珍现在和以后只会是曾经那个白衣少年留在记忆里,是喜欢过的人。








微博 @lethargy1

糖珍超短篇!纹身

嫌弃文笔不好的不要看啦!!!
写着玩的

刚开始在一起的夏天的时候ksj说想要生日礼物,一个myk亲手设计的纹身。myk点头说好。myk开一家纹身店,店内用暗沉的一切装饰,黑色的壁纸黑色的酒柜和一些看起来很贵的手办,店里放着一张套着黑色丝绒的沙发,ksj最喜欢窝在这里,打游戏吃零食,myk就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画图……店里来的客人大多都是ksj的朋友,和他有着完全不同的审美,每次myk都一脸无语听着他们纹骷髅蜘蛛蝎子。
一年又一年,myk的承诺总是无法兑现,他说不知道该给ksj纹什么,ksj都会嘟囔一大段抱怨自己没有纹身兄弟们都有自己一点也不酷,myk只能笑笑然后抱住这个一点也不不酷的黑帮恋人
ksj是混的,混的不着边,不打架不玩火不贩du不嗑药…凭借完美的性格不烂之舌和大叔gag混的很开,只会装装样子穿allblack,回去之后换回粉色卫衣叼着棒棒糖跟myk抱怨自己不喜欢黑色喜欢粉色今天装逼吸了一根烟真的好呛人…但是装逼的时候觉得自己超屌的,myk却用带着烟味的吻回他,让他闭嘴
那天特别热,但是myk的店里冷气开的很足,ksj跟着别人后面来压场子,只见大哥在刚刚的店里还一边砸东西一边骂人,说是要镇场面让这一区的人知道老大是谁,结果到了这家门牌写着不知名英文的店,马上就变了脸,客气的和浅色头发的店主打招呼相互客套,热的直冒汗的ksj实在是受不了一身黑太吸热了,骂自己大夏天为什么还要穿皮衣装逼,遇到冷气就赖着不走一屁股坐在myk的沙发上,说要留在这里吹冷气,大哥拉也拉不走,对好看的脸就是心软,只能对ksj说让他别惹事儿就走了
ksj看着柜台后面的myk,白色的头发一动一动的好奇的走过去看,myk在写歌问ksj听不听,ksj愣愣的点点头……音乐声回响在昏暗的店里,myk倒了杯酒递给坐在柜台前的ksj,发热的手和冰凉的体温相互触碰,ksj看着myk,心想这个店主怎么这么白啊,myk看着ksj,心想这小子长得还挺好看
于是ksj经常过来蹭冷气,一蹭就是一夏天,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myk的头发是浅蓝色不是白色自己比myk还大居然说了好久的敬语
自从他俩在一起之后,黑色的店里多了很多不搭调的东西,myk不怎么碰的零食巨大的马里奥玩偶和羊驼抱枕
秋天的时候,myk和ksj做爱,完事儿之后互相嫌弃对方的体温然后躺在床的两边,秋天就是这样讨厌,平时的温度让人特别舒服但是又很容易出汗,浑身是汗的时候谁都不喜欢拥抱,ksj就这样睡着了,连被子也不盖,myk侧过头去看他看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身体,你就是我的大卫了myk心想,米开朗基罗也塑造不出来的完美,是上帝的杰作。
myk直到给ksj纹什么了
ksj趴在床上,myk小心的在ksj的背上画轮廓纹线,微微渗出血珠,ksj忍耐着,持续的疼痛感会消耗体力,ksj的皮肤微微发红,这让myk想到了和他做爱的时候
冬天的温度很低,是最不适合恢复的时候,但也是最适合做床上运动的时候。myk伸手揽住ksj的腰,看着他上下晃动的背,在红肿凸起的皮肤上轻轻的吻着,疼痛和快感交织在一起令人上瘾又着迷
后来等到ksj真正看清自己背后的纹身,忍不住笑了
是翅膀,无数人都纹过的翅膀,却又如此与众不同,是myk亲手画的六翼
炽天使,是上帝的使者 ,你也是上帝给我的杰作吧

在家待的记录一下4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去看5期啦

all珍 金硕珍梦游仙境2

速打,可能有错别字,剧情简陋
大家看着玩咯

4

离开柴郡猫以后,金硕珍踏上了新的征程。三月兔和睡鼠在他脚边打转“这个是金硕珍吗?”“这个不是我们要找的金硕珍!”“可是这个就是金硕珍啊!”“不我们要找的是另一个金硕珍!”三月兔和睡鼠不断争吵着。

金硕珍头都大了,这什么鬼地方啊,到处都是食物的糖果之国,会说话的小动物,自己的7弟和2弟变成了兔子和猫,都长着会动的耳朵和尾巴。金硕珍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疼痛感一直在线啊。

三月兔啪叽给了睡鼠一巴掌“我比你大!听我的!”睡鼠委委屈屈缩在兔子后面,三月兔向金硕珍伸出礼仪手向他邀请“您该去找疯帽子了。”

金硕珍弯腰牵住它的兔爪“疯帽子是谁?”

“疯帽子是最会跳舞的人!疯帽子他一直在等您!”三月兔迫不及待的拉着金硕珍往前跑,穿过灌木丛,不远处有一栋小房子。

“疯帽子!你等的人来了!!”三月兔朝屋内大喊!只见推门而出一个人,这个人有着醒目的橘红色爆炸头,乱蓬蓬的搭在头顶,头顶上带着一顶怪异的大帽子。

疯帽子急不可耐的冲出门,一把抱住金硕珍把他紧紧按在怀里“硕珍哥,你终于来了!”

金硕珍在疯帽子怀里抬头“号锡?是你吗?”

“珍哥,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郑号锡作势要吻金硕珍,却被他避开了。

“你看,这个不是我们要找的金硕珍!真正的金硕珍是不会拒绝疯帽子的!”睡鼠躲在一边窃窃私语。

金硕珍莫名其妙,从柾国充满暗示的话到玧其的吻怎么连号锡也这样?我怎么就不是我了,那我还能是谁啊?

“他就是我的硕珍哥,不会错的,我相信他。”号锡对睡鼠说。

“他好像是他,但又不是他。”三月兔附和道。“真正的答案要找毛毛虫了。”

“等等等等!我才刚来没多久,为什么又要去找毛毛虫啊!”金硕珍抓狂

“预言手卷上说,金硕珍今天会来,会在辉煌之日战胜红桃皇帝颠覆黑暗统治,为地下世界迎来光明。”郑号锡解释

“辉煌之日是什么,红桃皇帝又是谁啊?!!”金硕珍头都要炸了。“不不不,我做不到,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金硕珍!”

“完了完了,找错金硕珍了。”睡鼠一边嘟囔着一边抱腿哭泣。

“真正的答案要去问蓝色毛毛虫,他一定知道!”三月兔急得蹦起来“马上就是辉煌之日了!我们一定要早点赶到!”

5

疯帽子郑号锡陪着金硕珍寻找答案。他们走在幽暗密林的路上去找真知蓝色毛毛虫。

“号锡,他们说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我相信你,珍哥,我不会认错的。是有点不同,但是你就是你,是唯一的。”郑号锡回忆着说“我认识的珍哥长着帅气的脸,温柔天真,虽然有时候太搞笑了,但是就像小孩子一样。”

“有什么不同呢?”金硕珍问

“大概是缺了点自信和勇敢。”

两个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到了毛毛虫的地盘。临别前郑号锡说“哥,前面的路没办法陪你继续了,我在红桃皇帝那里等你,胜利之日到来,我会跳舞给你看哦!”

“哥,你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郑号锡朝着继续往前走的金硕珍大喊。

金硕珍没听到。

6

蓝色毛毛虫,只有头发是蓝色的。

这什么啊?!金硕珍简直要笑抽了,金南俊盘腿坐在一片巨大树叶上,蓝色的头发上有两个一晃一晃的小触须,背后还有巨大绚丽的蝴蝶翅膀。

“蓝色毛毛虫原来是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你这是蓝色蝴蝶不是毛毛虫啊!”

“哥来的太晚了,我已经化茧成蝶了。”金南俊无奈的摊手。

“那么亲爱的真知金南俊先生,你能解答我的问题吗?”

“哦,当然,但是首先……”金南俊指了指自己的脸“毛毛虫的真理之言是需要一个甜蜜的吻才可以打开的。”


7

蓝蝴蝶金南俊只是开玩笑而已,他没想到金硕珍真的会一边嘟囔着只是个梦而已一边把脸凑过来轻轻的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金南俊紧张的翅膀扑棱扑棱快要飞起来了。

“你…………你……你的问题我已经猜到了,这不是只是梦,金硕珍先生,梦里反映着你的渴望,只是你醒来后一切都不记得了。梦和现实都是交织的,谁又能分清这是梦亦或是现实呢?”金南俊分明脸蛋通红却缓慢严肃的说着”与他们所寻找的金硕珍相比你只是缺少了勇气和自信。”

金南俊从背后拿出一把剑“这是反黑之剑,带着它、勇气还有自信上路,辉煌之日等待你的来临。”

金硕珍接过反黑之剑,只听扑棱扑棱的声音,金南俊已经扇着翅膀飞走了,空气中只留下神秘的广藿香味道。

8

仿佛所有人都认识他,只要金硕珍一露脸,走在路上的女孩子眼睛仿佛要冒出桃心了。

穿黑衣黑袍的人们交头接耳,把消息传到了红桃皇帝那里。

与此同时,以为身着铠甲的骑士骑马赶来,在金硕珍的面前停下,他摘下头盔露出英俊的面容。

“泰亨??”金硕珍十分惊讶,他已经料到自己一定还会遇见剩下两个弟弟,但没想到是这种的情景。金泰亨骑在马上向他伸出手,然后用力一拉,金硕珍在金泰亨的助力下跨坐上马背,坐在金泰亨身后。

“我是白色王子的骑士,我来接你了,哥。”金泰亨偏过头对金硕珍说。

“白色王国?那是啥?”

“白色王子旗下的人是红桃皇帝的反对势力,我们在这里等你到来拿着反黑之剑在辉煌之日打败红桃皇帝,这里会迎来光明和幸福。”

金泰亨带着金硕珍骑马飞奔在去往白色城堡的路上,上下颠簸的马背让金硕珍不得不抱住金泰亨的腰,少年温热的体温和清新香气让饱受风吹的金硕珍暂时好受了许多。

白色王国正如标题一样,所见之处全是白色,纯净自然洁白,但是人烟稀少。马匹飞奔入皇宫,身着纯白铠甲的士兵向内通报。

太糟糕了,上下颠簸的感觉让金硕珍快吐出来了,他发誓这辈子再也不骑马,晕头转向的金硕珍刚被金泰亨抱下马,就被一个白色的身影扑了个满怀。

没错,这个王子就是最后登场的朴智旻,朴智旻身穿白色的王子服,柔软的金色的短发上带着闪亮亮的宝石王冠。

朴智旻赖在金硕珍身上就像一个树懒,金泰亨跟在后面,他们一边朝皇宫内走着,朴智旻一边向他解释“我们可是在这里等哥好久了,最帅气的战衣也做好了,辉煌之日马上就要来了,哥一定要是全场最帅。”

厅内有个大圆桌,柾国玧其号锡围坐在桌前喝着下午茶,缩小版南俊蝶扑棱扑棱飞仔空中。所有人都到了。

军师方时赫召集了众多正义人士组成军队,名为army,辅助7人与红桃帝国决战


9

辉煌之日

红桃王国看起来人人幸福,但是那里充斥着以爱为名义的恶意诽谤谩骂侮辱甚至攻击,人们为了自己的私欲甚至伤害别人。他们不断朝着7个少年发出攻击,想要拆散这个团体。但是 少年们并未畏惧,他们可能会犹豫会怀疑自己是否可以胜利,但是下一秒身旁的队友就会坚定的拉住他的手给他力量给他援助。黑暗世界里唯有他们闪着光。

同时,在少年们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army,army坚信少年们一定会走向胜利。army不止在7人身后,也会在周围,替他们抵挡来自外界的攻击。

这世界一片火光,但是只要我们携手同行,一定能抵达天堂。

最终的决战,金硕珍举着反黑之剑,前面就是巨大的黑龙,这里雾气弥漫毫无生气遍地是枯死的花草和动物尸体。

“原来这就是邪恶的力量。”金泰亨从地上捡起一朵枯萎的花,一瞬间花瓣碎成粉末。

“实在是太可怕了。”朴智旻说

“黑暗无处不在。”停在空中的金南俊说。

“但是我们一定能战胜它。”田柾国上前一步与金硕珍并肩。

沉默了许久的金硕珍终于开口“有一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为什么预言手卷选择了我?”

“不是它选择了你,是我们是所有army都相信你,你是我们的大哥啊!”郑号锡坚定的望着金硕珍。

金硕珍转开与他对视的目光,看相闵玧其。

“我相信你。”仅四个字从闵玧其嘴里说出,却无比坚定。闵玧其拍了拍金硕珍的肩。

金硕珍跨上马,举起反黑之剑,冲向黑龙。

…………………………

辉煌之日的战争被记入地下世界的史册,以兔子柴郡猫疯帽子蓝色蝴蝶骑士白色帝国的王子和金硕珍7人组成的反黑少年团,杀死邪恶黑龙一举打破红桃帝国邪恶黑暗的统治,为地下王国迎来光明,人们过上了幸福美好的日子。


10

金硕珍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树底下,兔子洞已经消失了。
一切仿佛梦一样,但是谁有能分清梦与现实呢?

他离开别墅,去给成员们买了圣诞礼物。

圣诞节当天

朴智旻第一个醒来,强行叫醒金泰亨和田柾国,三个人围着蹲在客厅圣诞树前。圣诞树底下放着各自准备给他人的圣诞礼物。

“你说珍哥会给咱们买什么?”带着圣诞帽的朴智旻问

“希望是一堆吃的!”田柾国笑嘻嘻的回答

金泰亨直接伸手拿走自己标有seokjin for taetae的圣诞礼物拆开。

朴智旻的是一个印着王冠的短袖,金泰亨是骑士手办。田柾国快要哭了,自己拿到的居然是毛绒兔尾巴球和兔耳朵发箍。他忽略朴智旻和金泰亨的狂笑,哭着跑去找窝在沙发里的闵玧其。

“哥你看,就算饭们说我是兔兔,珍哥也不能送这种东西给我吧!”田柾国指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的兔耳朵发箍。

闵玧其抬头看他一眼,抽出背后的袋子递给他,说“我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风。”田柾国打开,里面赫然是黑色的猫耳朵发夹。

坐在一边沙发的金南俊默默不语,心想我的更离谱好吗小孩子背在身后玩的蝴蝶翅膀。

郑号锡看到客厅里的惨状,抿了一口咖啡,还是收到帽子比较好啊。

迟来的圣诞节礼物

OVER



















all珍糖珍果珍 圣诞节礼物 金硕珍梦游仙境 part1-2

all珍无脑文 一共7个人  现实金硕珍第一次掉进兔子洞之后遇见的梦幻世界  爱丽丝梦游仙境设定 有看不懂的评论吻我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这是梦啊,绝对是!!!!”


世界知名组合成员金硕珍在参加单身爱豆联谊会的时候被面容精致的女爱豆递过一杯饮料

“陪我出去走走吧”女爱豆问挽着金硕珍的胳膊,拉着他去别墅后门的花园里。

[根本不是我的菜]金硕珍想着,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笑着和女爱豆一遍散步找话题聊。

不远处一个穿着兔女郎衣服的短发女生,屁股后面的白色尾巴一抖一抖,一闪而过。金硕珍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你觉得我怎么样?”女爱豆用手把散落的碎发别在而后,娇羞的看着金硕珍。

金硕珍无法集中注意力,那个兔男郎又一次在他面前一闪而过,有些肌肉分明的胳膊和腿异于女生的宽肩。

“你看!!”金硕珍指着对面的草丛。

“那边没有飞碟!你快回答我啦,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女爱豆娇俏的锤了锤金硕珍的胸口

兔男郎又一次闪过,骚气的衣服和高跟鞋,甚至还扭头看了金硕珍一眼,用嘴型示意他,KUAI LAI !

金硕珍用力眨了眨眼睛,虽然有点模糊,但是那个人的脸,分明就是自己最小的弟弟啊!金硕珍甩开女爱豆的手。

“柾国!”他飞奔去追兔男郎,结果没跑几步,啪叽掉进了兔子洞。

只留女爱豆在原地生气跺脚。

2

这里简直就是新世界,天空飘的不是云是棉花糖,路边的不是楼是超巨型蛋糕,脚下踩着的不是阶梯是带着包装纸的巨大巧克力,奶油糖果芝士蛋糕,曲奇披萨糯米团子,可乐果子汁卡布奇诺,目光所见全都是吃的。金硕珍随手拿了一个巧克力,剥开锡纸塞进嘴里。几乎是一瞬间,他整个人就缩小了,因为身体变小衣服都变得太大了,光溜溜的他被埋在一堆衣服之间。

头顶被阴影覆盖,金硕珍转过身,看见一只巨大的粉红色兔子看着他,兔子的一边眉毛又短又粗又黑,金硕珍只有一个兔子真的高高。

“shooky走开啦!”是柾国的声音!

之间粉红兔子被一脚踢开,巨人般的兔男郎柾国站在金硕珍面前,金硕珍抬头,只能看见兔男郎羞耻黑色小礼服,只有稀少的布料遮挡他裆部。

赤裸的金硕珍整个人变得通红。他蹦跳着大叫弟弟的名字“柾国!柾国!我为什么变这么小!”

“哥你来了啊!你的裙子呢?”田柾国像抱小孩一样双手卡在金硕珍腋下,把光溜溜的抱起来。

“吃了这个就能变高哦。”田柾国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块增大蛋糕塞进小号金硕珍嘴里。金硕珍咀嚼着,身体开始变大。

因为上一秒还维持着被田柾国抱在怀里的姿势,下一秒变成正常尺寸的金硕珍扑通一声趴在田柾国身上。

这是什么羞耻的姿势啊,全身赤裸的金硕珍跪坐在兔男郎田柾国身上。躺在地上田柾国挑挑眉毛,一只手色色的摸上金硕珍的屁股“哥,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啊!”

金硕珍快要疯掉了,全身红扑扑的,一把敲在田柾国头上“说什么呢!!快给我衣服!”

田柾国从背后拿出来一套蓝白色的裙子甚至还有配套蝴蝶结发卡,一套红色蓬蓬裙上面还有缀有白色的毛绒球。“今天是圣诞节,哥你要穿哪一套?”

金硕珍不理他,去找自己联谊穿的衣服,扭头一看,shooky抱着一团衣服就跑了一瞬间消失,蹿的比兔子还快,哦不它本来就是兔子。

能怎么办呢,快要哭出来的金硕珍一边往身上穿着蓝白色蓬蓬裙一边想着。田柾国甚至细心的帮他拉上背后拉链。

换上衬衫和马甲的田柾国抖抖耳朵,拉着金硕珍走过糖果之城。打掉金硕珍不停地捏着他兔尾巴的手“兔尾巴可是我的敏感点哦,不要玩火。”田柾国停下脚步,“前面的路,哥要自己走了。我们在红桃心之国见面。”说完就消失了。

3

出了糖果之城。金硕珍沿着路一直走,小动物们告诉他应该去找柴郡猫。拨开树枝的遮挡,面前有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吃的,烤鸡牛排玉米浓汤,金硕珍感到饿了,随手捏起来一个曲奇,还没放进手里的曲奇就开始乱动并且大叫,然后逃脱他的手跳上桌子逃走了。

“你又吃shooky。”飘忽的声音从背后穿来。一只手环上自己的腰,闵玧其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终于来了。”微热的呼气在耳边让金硕珍觉得浑身都痒起来了。

当金硕珍看到闵玧其头上的猫耳朵和身后的摆动猫尾巴,忍不住笑了。“玧其为什么要打扮成猫啊,这样就是闵猫猫了吗?”说着忍不住手贱去捏猫耳朵。手在空中就被闵玧其截住“不可以动猫耳朵”“好的好的”金硕珍一边回答,另一只手伸向闵玧其背后抓住了猫尾巴,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汗毛激得竖起来。闵玧其把金硕珍压在桌子上,用舌头舔了舔金硕珍的嘴唇,他们俩交换了一个吻。“前面的路,哥一直走下去就好了。”说着就噗一声的消失了。“可是我要去找柴郡猫!”金硕珍大喊。

“我就是柴郡猫。”声音逐渐变小直至消失。













不写了不写了,又长又烂,一下做了好几天的梦。
禁忌的爱上多人的痛苦,无法给予承诺的感情和自杀倾向,同时和同父异母弟弟以及另一个男人的禁忌之恋,无论哪个都无法割舍,沉浸在两个人的爱里痛苦和欢愉。也许自己消失了他们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这样想着的他答应了vampire的邀请,获得新生并且在人类世界宣布死亡。
作为vampire没有灵魂没有温度没有心跳漫长的生命里却遇到了自己极为感兴趣的人类,说着我来给你新的生命吧,于是自私的成为创造者把爱人变成了同类永远和自己在一起,教他感知vampire的世界。
他们走遍世界看无数风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现在,答应他去寻找弟弟和曾经的恋人的转世,一起度过快乐短暂的时光,然后携手结束生命。唯爱永生。

我真的写不出来写不出来了,我写的太烂了,没办法表达情绪的万分之一。就存个梗吧。